首页|在线阅读|网站地图|帮助|友情链接 [登陆] [注册]

现在的位置: 华章同人 >> 作家对谈 >> 李西闽:《姐姐的墓园》是一部悲情小说

李西闽:《姐姐的墓园》是一部悲情小说

 发表于:2013年11月14日

分享到:
113日李西闽携带新作《姐姐的墓园》来京宣传,次日做客酷听《零距离》栏目,来京期间,京城天蓝、气爽,雾霾散去,让我们着实看到了“恐怖大王”的神奇“魔力”。 

1、“爸爸去哪儿”,是女儿救了我的命

  经历了085.12汶川大地震,李西闽被活埋了足足76个小时,当时身上很多伤,内心极度地痛苦。当时的他不得动弹,被死死压在里面,只有一只手有一点点空间,所以他需要克服各种恐惧与不安,因为等待他的都是未知的事情。在那样一个恐惧的环境里,要与死亡作斗争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也许放弃生的希望就可以轻松的睡下去,这样就不会面临巨大的痛苦。就在那时,李西闽想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他的亲人、家人、朋友以及战友,这些亲近的人在他的脑海里回荡,正是因为对这些人的回忆,他终于支撑过了七十多个小时。在那时,最重要的支撑来自于女儿,当时女儿才一周岁,在他想要放弃生命的时候,他会想女儿不能没有爸爸,是女儿救了他的命,是女儿告诉他不能放弃。

  谈到女儿,李西闽说女儿从小就跟自己在一起,在一两岁的时候每天睡觉前都会要求自己给她讲一个童话故事,女儿是听自己的故事长大的。女儿从来不哭不闹,但是在自己被埋的三个晚上都会哭着喊“爸爸”。李西闽说,我和女儿之间有很多的秘密通道,这些秘密通道就是构成故事的最好的东西,有可能我会把和女儿之间的故事写成一部小说。在女儿很小的时候,我就带她到全国各地、世界各地跑来跑去,因为她喜欢海边,喜欢玩沙子,我就带她到三亚、厦门玩沙子,也会带她到马来西亚、菲律宾和马尔代夫。李西闽说,在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就答应要写一部长篇童话送给女儿,今年下定决心一定会完成。李西闽也曾被幼儿园的老师邀请去给孩子们讲故事,给他们讲地震的故事,也给他们讲如何防止被拐。去年写了一本书叫做《宝贝回家》,就是写小孩如何防止被拐的,这也是关注社会问题,为社会做出的一点贡献。

  听到李西闽讲述自己和女儿的故事,我们想到的是目前最火的节目《爸爸去哪儿》。这档节目是体现亲情、父爱的亲子真人秀节目,节目让我们看到了爸爸和孩子之间的交流与关爱,不仅对孩子的成长有重要的意义,也体现了女儿对爸爸生命中精神的支撑,这也正是李西闽坚持生命的源动力。

 

2、现实比恐怖小说更恐怖《姐姐的墓园》是一个悲情故事 

  这次李西闽为我们带来了自己的新书《姐姐的墓园》,他说这本书跟之前写的不太一样,之前写的都是恐怖小说,而这是一部悲情小说。我的写作是根据素材来的,写作都是根据素材来确定的,有什么材料就做什么菜。就比如姐姐的墓园这个故事,不能拿来写恐怖小说,就浪费了,所以就把它拿来写成一部纯文学的悲情小说。这样才能比较准确的来表达我所要表达的东西。

  《姐姐的墓园》讲的是女主人公短暂悲惨的一生,从少女时代被强暴,然后在大学又经历了很多不幸,大学没有读完就离开了学校,最后步入社会,在社会多年的沉浮中慢慢走向死亡。李西闽对这本书的评价是:现实比恐怖小说更恐怖。在现实社会里,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是突然的,很多事情都意想不到、很难预测,层出不穷的恶性事件是永远想象不到的,李西闽说这些都永远超越了一个作家的想象力,所以说现实永远比恐怖故事更恐怖。《姐姐的墓园》正是在讲述一个女人比恐怖故事更恐怖的现实生活。

3、新概念恐怖小说早已在国外很主流

  李西闽是中国新概念恐怖小说的领军人物和倡导者,对于“南方人物周刊”将自己称作“恐怖大王”,李西闽说这都是调侃,并不代表其他更多的意义,也没有任何标榜,自己只把这个当做一个别名而已。新概念恐怖小说区别于中国传统的志怪小说,和中国传统的鬼怪小说是不一样的,也跟当代的恐怖小说是不同的。不是鬼故事,不是志怪小说,是一个新的类型小说,但是这种类型的小说在国外已经很主流了,必须具备小说的所有元素:人物、故事、结构,跟传统的文学是一样的。但是增加了恐怖和悬疑的成分在里面,形成了一个新的类型小说,比如说对疾病、自然灾害以及其他未知东西产生的种种恐惧等,这就是所谓的新概念恐怖小说。

  丁天写了中国的第一本新概念的恐怖小说《脸》当时恐怖小说在中国是一个空白。李西闽说,自己也想写一本这样的小说,《诡枪》是中国第一部军事题材惊悚小说,这本小说影响比较大,写后发现自己很擅长写这样的小说,于是越走越远。

 

4、恐怖小说是对社会阴暗和人性丑恶的挖掘

  真正的作家应该以悲悯之心来看待世界,李西闽说作家的最高境界就是他的作品中充满了悲悯的情怀,就是他能够用一颗柔软的心去包容这个世界,可以用很悲悯的情怀去关照人生。这样的话,他的作品就会有一个更高的深度,正因为有悲悯的东西才真正有爱。李西闽说,用悲悯之心来看待世界,是我毕生追求的东西,我希望我的作品里面都有这种情怀在里面,这样作品才会更有生命力,更能够唤起读者心中共鸣的东西。

  每一个人都有感想,恐怖小说对社会阴暗的东西、对人性丑恶的东西挖掘的比较深。李西闽说,比如我们看了一部对人性丑恶挖掘的比较深的小说,就会堤防,这样对邪恶东西的堤防,就会增强我们抵御的能力。恐怖小说对社会阴暗面有一定的批判性,具有一定的批判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