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在线阅读|网站地图|帮助|友情链接 [登陆] [注册]

现在的位置: 华章同人 >> 重点专题 >> “重现经典”书系收录作品为国内首次出版

“重现经典”书系收录作品为国内首次出版

 发表于:2012年06月25日

分享到:
(转自乌鲁木齐晚报)

     2005年4月开始,重庆出版社推出“重现经典”书系出版计划,每年向读者推荐几部外国文学经典。今年5月,美国当代著名作家马克麦卡锡的小说《路》成为“重现经典”书系今年推出的第一部。年内还计划推出《邮差》的作者、智利作家安东尼奥斯卡尔梅达的《为爱而偷》与马克麦卡锡的《血色子午线》,这两部小说均是首次被引进国内。

  近日,“重现经典”书系编委会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陈众议,“重现经典”书系策划编辑、北京华章同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外国文学中心主任张慧哲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解读“何为经典”。


《路》
《路》

《面纱》
《面纱》
《飞越疯人院》
《飞越疯人院》

《跳房子》
《跳房子》
《革命之路》
《革命之路》

猜火车》

  猜火车》

  2005年4月至今,重庆出版社陆续推出“重现经典”书系,包括余中先、陆建德、高莽、李文俊、叶廷芳、苏玲、高兴等国内著名的外国文学专家组成这套书系编委会,旨在重新挖掘那些曾被我国忽略但在西方被公认为“经典”的文学作品。

  1996年,法国人编著的《理想藏书》在我国出版时,排在德语文学前十位的文学作品,竟有一多半不为我国读者所知。经典作品未必如众人口口相传那般耳熟能详,经典作品也未必如流行于街头巷陌那般广为人知。这个遗憾启发了“重现经典”书系编委会旨在向读者引介那些被遗忘经典的意愿。

  迄今为止,“重现经典”书系收录了美、英、法、日、奥地利、阿根廷、阿尔巴尼亚等14个国家、36位作家的超过50部的文学作品。

  这些文学经典大致可以归入以下几类。一类是大作家的著名作品首次引进国内,比如阿根廷作家胡里奥科塔萨尔的《跳房子》、英国作家伊恩班克斯的《捕蜂器》、英国作家阿道司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等;另一类是不曾被推广、重视的作家之作,如马克麦卡锡的《平原上的城市》;还有凭借由同名小说改编为电影大热后,带热了原著之作,如《革命之路》《面纱》等;还有一类是从未在我国翻译出版过的著名作品,如伊朗作家西敏达内希瓦尔的《萨巫颂》(暂译名)、英国作家欧文威尔士的《猜火车》、日本作家冈本加奈子的《老妓抄》等。

  本套书系编委会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陈众议告诉记者,由于长期以来,在国际上西方拥有较强的话语权,因而流行于我国的经典文学作品,大都是以西方的价值观、审美观作为衡量标准。未来,本书系会将书目的遴选重点转移至“不完全受西方热捧,而符合中华文化欣赏口味的作品”上。衡量一位作家的文学成就,也不能仅仅以“其在所处的时代是否走红”为考量标准。

  《现代汉语词典》对“经典”的诠释为:具有典范性、权威性的作品或著作。而陈众议表示,他借用了前苏联对“经典”的诠释:即永恒性、民族性和时代性。具备上述之一者,可称为“经典”,“一部作品的经典与否需要漫长的印证过程。”陈众议说。

  选择之间

  作品中人性的思考跨越时间和空间

  记者:书系收录的作品,有着怎样的文学价值和特色?

  张慧哲:以《面纱》为例,这是二十世纪英国名家威廉萨默塞特毛姆的作品,他可谓当时英国最成功、最流行的小说家和剧作家,被誉为“最会讲故事的作家”。

  《面纱》的文学性、思想性、故事性、可读性,在今天看来依然充满阅读魅力,而作品中那些关于人性的思考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界限的,这是真正的文学经典的恒久意义所在,也是我们遴选作品的一个重要指标。

  记者:在阅读接受度方面,有否考虑过国内读者的阅读趣味?

  张慧哲:这套书主要照顾的是高端读者的阅读趣味,也就是说对文学兴趣浓厚的知识分子阶层。可以看到,无论从内容还是装帧,我们走的都是高端小众路线。

  记者:书系中收录的大都为普通读者认为不流行,实际却是国际文学界公认的伟大作品。你们怎样调和二者的矛盾?

  张慧哲:我们所选择的这些作品,都是在该国极具名气的,只不过因译介原因,我国读者知之甚少。如《崩溃》《跳房子》。

  人类的情感是共通的,无论美洲、亚洲还是非洲,一个作家的人文关怀,一个作家笔下对时代和历史的记录,往往跨越了语言和地域的界限,不止对他的国家、他的种族存在意义,更可以被一切普罗大众拿来以为观照。

  经典之问

  衡量经典与否的标准之一是时间

  记者:经典应该是广为人知的为何为本书系取名“重现经典”?如果为“经典”下个定义,你的答案是?

  张慧哲:重现,重点在“现”,是把作品重现展示在读者面前。对于这套丛书,应该说我们承担的是一个展示的工作,所以命名为“重现经典”。

  而这里的“经典”,我们指的是在该国公认的经典。标准有很多,如屡获大奖,如研究者众,如作家极具影响力,最重要的是其作品历经时代变迁之后,仍有独特的阅读魅力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记者:自2005年至今,随着书系的日臻完善,遴选标准有哪些变化?

  张慧哲:除了既有的选择标准外,增加的新标准为:读者熟知,但以往译本存在较多差误的经典作品,以更高质量、更高标准重新推出;以及有思想内涵,曾经或正在影响社会进步的不同时期的文学作品。以这样的标准选纳作家和作品自然不会愧对中国广大读者。

  记者:本书系未来即将引进的作品,可否稍作透露?

  张慧哲:现在即将出版的是《邮差》的作者斯卡尔梅达的《为爱而偷》,麦卡锡的《血色子午线》也正在进行翻译,这是他影响最大,也是西方文学批评界评价最高的一部作品。

  还有伊朗作家西敏达内希瓦尔的《萨巫颂》也已经引进,她在伊朗文坛有很高的地位,被喻为“伊朗小说皇后”。

  文/本报记者杨梦瑶图/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