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在线阅读|网站地图|帮助|友情链接 [登陆] [注册]

现在的位置: 华章同人 >> 重点专题 >> 华章同人策划出版的知行书系获得开门红

华章同人策划出版的知行书系获得开门红

 发表于:2013年09月23日

分享到:
这本合著书籍的作者之一贝淡宁,现为清华大学伦理学和政治哲学教授,这位因对社群主义理论的贡献而饮誉世界的学者,在过去的很多年,一直致力于中国儒家学说的研究,正是凭借这样的条件,才使得他与同样身为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社会科学系主任艾维纳·德夏里特一道为我们讲述了包括北京、纽约、耶路撒冷在内的世界9座代表城市的城市风格与精神。然而,也许正是由于两位合写作者的政治哲学家身份,这本《城市的精神》,才能弥漫出一种睿智清新的格调。

    《城市的精神》这本书的的内容尽管受限于政治理论范畴,但作者所采用的定性研究方法(包括采访、对谈、自传、讲述等),不仅摒弃了实证主义理论研究的刻板,而且能够更深层次地为读者展示出城市精神的内涵。所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此书给读者所带来的启发要远远大于其学术本身。

    迄今为止,我们根据目前的资料所知,世界上最早的城市产生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这个有别于乡村群落的社群组织,几乎是在奴隶制国家建筑之初都围绕着大河而建。而到了封建社会时期,国家统一和人口集中的条件下产生了一批以国度为中心的城市类型。这一主要现象一直持续到18世纪西方工业革命之前。尽管在这期间还有一些因商业而繁荣的城市,但都不足以比拟政治因素所带来的集群效应,就是在今天,政治型城市依然是左右城市是否繁盛的重要因素。除了政治因素的诱导,技术的革新和工业的发展,最早让西欧一些国家尝到了城市发展的甜头,紧随其后第三次科技革命,也基本奠定了现代化国家各大城市的发展理念。当然,在这其中,诸如宗教、移民等因素所催生出来的城市代表,也不应该被历史忽视。归根结底,无论自古而今的城市经过怎样的变化,始终也无法绕开人这一重要载体。因此,城市精神的特征也更加难以与人本主义脱离关系。

 

    本书向读者所描绘的9座城市,基本包含了一定历史时期城市发展所应具备的类型。比如,这里既有以宗教闻名的耶路撒冷,同时也有以城市立国的新加坡。不过,在推荐这些城市的精神方面,作者更倾向于通过对话、引述的方式填补乏味的平铺直叙。在对其所谈论的城市中,也不忘通过直观的陈述表达出自己对于这座城市的感触。例如像纽约这样一个在外人眼中的国际化大都市,在作者的笔下却被形容为一个“伴随着极端不公平”及“残酷剥削”的地方。实际上,纽约所遭遇的尴尬同时也是当前一些现代城市所普遍面临的通病。作者认为,一个城市的繁荣固然是和移民、科技的转移有莫大的关联,但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制度异化所导致的孤独、短视、自大等群体行为仍然值得反思。当然,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似乎也看到了,正是因为纽约所存在强烈“公民精神”意识,也才使得其能够承受体面社会生活遭遇到的多次挑战。作者这样的表述看似矛盾,但也揭示出城市精神所普遍具有的两面特性。

 

    当然,通过这些城市的探索,作者主要是想强调“爱城主义”在当今全球化时代的作用。在作者的眼里,“爱城主义”所拥有特质的远远超出一般意义上的爱国主义。而这种精神所带来的影响不仅能够消除种族之间的仇恨和纷争,而且也能够遏制民族主义的泛滥。不过,我们应当看到,过分地强调“爱城主义”,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地域广阔的国家来讲,显然并不十分适用。毋宁说这样的“爱城主义”极易可能因过分强调地域差异而导致城市之间的孤立,单就这样狭隘的爱城思想,也可能会破坏当前城市经济群所带来的跨区域便利。从这个角度来看,近期中国一些城市所进行“复古造城”与“拆真造假”,其实就是一个“爱城主义”的极端例子。过分挖掘城市之间的特征和差异,无可厚非,但也理应需要追求一种本真的色彩,这当然也包括作者在内的一些学者所赞同的城市所理应拥有的精神内涵。因此,我们在吸收“爱城主义”这一观点的同时,也应该深刻领悟作者笔下的城市精神究竟是什么,避免狭隘地把这种“爱城主义”理解成一种地缘优势的孤立。

 

    与贝淡宁写作手法不同的是,本书的另一名作者艾维纳·德夏里特则从一开始就利用切换城市视角手法来表达自己对于城市的领悟。类似于回忆录类型的写作手法同样用于柏林这座城市的描绘。首先,作者并没有开门见山地为我们讲述这座城市的历史,而是通过咖啡馆、透明建筑物等看似微不足道的特征,用象征性地手法把这座城市所具有的宽容、和解、透明的性格特征表露出来;其次,针对于一般城市易于发现的特征,作者也通过引入思考的方式来达到一种辨析的效应。比如“没有任何资源的耶路撒冷,为何一跃成为各大宗教的朝圣之地”、“纽约的公共场所为何没有孩子”等问题,作者虽然没有通过细致的宗教学、社会学对这一现象进行系统分析,但这种善于发现的思考方式,反而激发了我们思考的兴趣,以至于让读者在阅读中重新认知城市的启示。

 

    德国著名思想家斯宾格勒曾这样论述过城市的显著特征:“把一个城市和一座乡村区别开来的不是它的范围和尺度,而是它与生俱来的城市精神。”显然,有关城市的精神探索即使是在当前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众所周知,在今天这样一个受全球化影响而日渐迷茫的城市,如何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不忘保持一种深厚独特的城市精神,显然是包括整个城市管理者与生活者都不应回避的现实。所以说,对于城市精神的探索,除了要注意深刻地提炼出之外,也应该像作者说的那样“把注意力转向具有道德和政治重要性的事务上”。而回归到本书所揭示的主题方面,我们也似乎能够感受到,唯有这座城市的管理者通过加大对底层人群人本关怀,提升他们对于生活的处所具有认同感,才能逐步培育出一种鲜明独特、而不乏内敛深厚的城市精神。